《重生神醫:團寵五歲半虐渣忙》[重生神醫:團寵五歲半虐渣忙] - 第5章(2)

的一清二楚。

白慕慈開始彈奏的時候,白貴妃身邊的人過來在她耳邊悄聲耳語。

「貴妃娘娘, 南宮將軍夫人來了,想要進入宴會找女兒呢。」

白貴妃聽着,臉色一沉:「給本宮攔住她,別叫她進來壞了好事兒。」

「是,貴妃娘娘。」

南宮璃月不知道親娘已經進宮來找她了,她還在認真聽白慕慈彈奏,上輩子就是全能人才的她,自然聽得出來,白慕慈這琴技確實厲害。

而且她年紀還很小,再多練上幾年,恐怕琴技上就沒有對手了。

只是可惜,她運氣差了點。

南宮璃月吃着太后親自遞給她的糕點,偶爾抓一把瓜子。

就在白慕慈彈得全神貫注,身心投入,其他聽眾也都沉迷其中的時候,南宮璃月手上的瓜子已經蓄勢待發了。

來到這個世界後,她都還沒機會嘗試一下她的功夫呢。

此刻,南宮璃月一雙漂亮的眼睛盯着琴弦,運用內力將一顆瓜子彈了出去。

突然之間,只聽見白慕慈的琴弦『錚』的一聲,就斷了。

斷弦彈起,在白慕慈的手上重重的打了一下。

只聽白慕慈『嗷』了一嗓子,接着,她快速站起來在旁邊跪下請罪。

白貴妃哪兒料到琴弦會斷,立馬跟皇上求情。

白貴妃可是皇帝寵妃,她求情,皇帝自然不追究殿前失儀。

只是,都覺得琴弦斷不是什麼好意頭。

下面就有些議論紛紛了。

太后冷眼旁觀,嘴角不經意間掛着一抹笑,怕別人察覺,又拿了糕點去哄旁邊的南宮璃月來遮掩。

南宮璃月一掃太后臉色就知道,肯定是平日白貴妃太得寵,連皇后都給比下去了,太后是不高興的。

畢竟,皇后可是太后的族中侄女。

於是,南宮璃月接過太后的糕點就說:「白姐姐彈得真好聽,太后喜歡聽嗎?」

太后喜歡聽琴,可不喜歡白慕慈彈的。

不過,這種場合,白慕慈又確實是彈得好,太后就說:「喜歡。」

南宮璃月仰着小臉誠懇認真的說:「太后喜歡聽,璃兒找機會彈給太后聽吧。」

太后這下就笑了,連帶着白貴妃那邊的失利和對南宮璃月的喜歡一起笑了出來,她問:「月兒也會彈嗎?」

南宮璃月咬着口糕點,點頭囫圇說:「會。」

太后立馬問:「那月兒可想上去試試?」

南宮璃月眨着天真的眼睛問:「我可以去嗎?」

太后點頭,然後立馬說道:「來人,取鳳尾來,讓我身邊的月兒也去玩玩。」

畢竟不知道南宮璃月的琴技是什麼段位,畢竟年紀比白慕慈還小一點。

也沒說的多正式,只是說去玩玩。

就像是長輩對晚輩放肆的寵溺一樣,如此,就算彈不好也沒什麼了。

一句『玩玩』,真差點兒把白貴妃和白慕慈給氣的吐血了。

白慕慈可是準備了很久了,沒日沒夜的練習,這下成了『玩玩』了!

可琴弦斷,手也傷了,彈是彈不了的,只能讓南宮璃月去玩玩了。

白貴妃悄悄問白慕慈:「南宮璃月會彈琴嗎?」

白慕慈冷冷的看着南宮璃月,就想等着看她出醜。

白夫人嘲諷般的回答白貴妃:「武將家出身的女孩子,全京城最沒女孩樣的就是她了。什麼琴棋書畫,女工的都不會,就會跟着她的哥哥們舞刀弄槍。」

這話說的是沒錯,上輩子的南宮璃月就是颯爽英姿只會騎馬打仗,完全不會這些東西。

被蕭璟玦假意愛了,就付出全部,還幫他征戰沙場。

可現在,她可不是從前的南宮璃月了。

太后的鳳尾琴上來,南宮璃月拍了拍手上的糕點碎就上來了。

學着白慕慈像模像樣的坐下來,手也放了上去。

南宮將軍家的家風眾人也都是知曉的,眼看是她去彈琴,下面就有人等着想看笑話了。

白慕慈更是冷笑已經掛在臉上了,就等南宮璃月丟人之後,就沒人記得她剛才的失誤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