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女風華:督主大人纏我上癮》[醫女風華:督主大人纏我上癮] - 第2章(2)

平淡,背脊挺得筆直。

這和當初被趕出家門那個瘦弱可憐、哭哭啼啼的小丫頭天差地別。

沒有鄉下丫頭進大觀園的羞羞怯怯,竟有一種不容忽視的沉靜與利落。

坐在正首的衛家老太太一時間有些恍惚,不由憶起多年前,繆嵐初入衛家門庭時,那番矜貴自持的京中貴女的光景來,心中微微一沉。

這是她的女兒,轉眼間長這麼大了。

老太太旁邊坐着的便是徐氏,一臉精緻的妝容,身材微微發福,少了些以前那股妖妖嬈嬈的韻味,可見日子過得滋潤。

衛琬進門,清晰瞧見了她眸底一閃而逝的不屑和譏諷。

很好!

她唇角微揚,不動聲色的在老夫人跟前站定,然後撩起衣角跪下磕頭,「衛琬給祖母磕頭請安。」

「你舟車勞頓,便不用行此大禮,快起來吧。」老夫人說。

她看着衛琬,面上有些無法形容的晦澀。

因為衛琬長得像母親繆嵐,而繆嵐去世的內情……

「謝祖母。」衛琬起身,又面向旁邊的徐氏,依然平靜規矩,行禮道:「見過夫人。」

她微微頷首,掩下眸底狡黠的光芒。

深宅大院,管家府邸。她不能像對付村婆子那般,直接替衛琬報仇。

來日方長,她得換個方式,慢慢來!

徐氏收起心思,頃刻換上一副和顏悅色的笑臉,道:「老夫人都說不必多禮了,回了自個家裡,你還客氣甚?往後,你便隨家裡的孩子一起,喚我母親吧。」

衛琬恭敬道:「是,母親。」

徐氏現在是當家主母,家裡不論她的孩子還是妾室生的孩子,名義上都得喚她一聲母親。

她本認為,衛琬不會願意喚她為母親,正好藉此**她一番。

卻沒想到卻一點猶豫都沒有,喚她喚得十分自然,挑不出一絲不滿。

大概是在鄉下這些年,吃盡了苦頭,現在好日子來了,當然要上趕着些吧。

徐氏想來想去,只能想到這個原因,不由笑意中帶着鄙夷和不屑。

現在她是衛家的正牌夫人了,這小丫頭片子若想跟她過不去,那還有的是苦頭給她吃!

徐氏身邊站着一雙兒女,眼神各異地打量着衛琬。

女兒大概十四五的樣子,生得亭亭玉立,是衛家的長小姐,叫衛瓊琚。兒子則是衛家人人捧上了天的衛辭書的獨子,叫衛子規,今年七歲,排行第四。

衛琬排第二,下面還有一位妾室生的女兒,叫衛瓊玖,笑得甜甜的,喚衛琬一聲「二姐」。

衛瓊琚則溫婉大方,柔柔道:「二妹,你可總算回來了。」

旁邊的衛子規抬着鼻孔冷哼了一聲,傲慢不屑的說道:「你就是那個被趕出了家門的孽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