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醫後,神秘美男非要我以身相許》[行醫後,神秘美男非要我以身相許] - 第5章(2)

有着一種別樣的野性美,這男人長的好,多金,身材也奈斯,是她喜歡的菜!

蘇晴,淡定。

現在不是饞人身體的時候。

雖是這麼想,可她的手卻已經覆蓋在男人腹肌上……

咳~

她只是在找穴位,多年不扎針,手生了,得好好摸索摸索才行。

等她將最後一根金針刺入男人的身體時,早已鼻血橫流。

「二丫,你送個飯怎麼……誒呀……」

蘇婉見蘇晴遲遲不過去吃飯,這才過來催促,結果一進門就看到如此勁爆的場面,她軟軟弱弱的妹子竟把男人的衣服扒了!

「大姐,他病了,我給他扎針呢。」

蘇婉聞言,看着她鼻血橫流的樣子,嘴角抽搐,略帶嫌棄道:「你會什麼醫術?莫要將人治壞了,還是請孫大夫過來的好。」

蘇晴用袖子蹭了蹭鼻血,道:「大姐,我久病成醫,孫大夫都誇我在醫學上有天賦,放心,治不壞。」

說完,獻寶似的從懷裡掏出五十兩面額的銀票,道:「這是我救那位小公子的報酬,有了這錢,咱們可以買處宅基地,蓋上幾間大瓦房,再不用受這等鳥罪。」

蘇婉看着她手中的銀錢,皺眉道:「二丫,你該不會趁人之危吧?」

「大姐,你看我這膽小怕事的樣,被別人趁人之危還差不多,我在這裡照看着他們,你趕緊去吃飯。」

說完毫不客氣的拿起一個貼餅子大快朵頤,她實在太餓了。

蘇婉還想說什麼,可見蘇晴埋頭苦吃的樣,嘆口氣道:「小妹,這倆人真沒事兒?」她怕妹子亂給人扎針,到時候把人扎壞了,她們沒錢賠。

後來一想,孫大夫確實說過小妹在醫術上確實有天賦,而且又吃苦好學,家裡沒活時就喜歡往孫大夫家跑。說不定真就學了一身岐黃之術呢。

蘇婉洗哪裡怎麼想蘇晴不知道,此時她已經啃完一個貼餅子又喝了一碗菜糊糊,摸着肚子感嘆一聲道:「肚子里沒油水,感覺吃什麼都吃不飽。」

蘇婉看着她蠟黃的小臉,心疼道:「可惜下了雨,不然我可以去山上看看能不能打一隻野雞,或者去河裡捉條魚。」

「大姐,咱們現在有銀子,想吃什麼就買什麼。」

蘇婉狠狠戳了戳她的腦門道:「信不信咱們前腳剛買了吃的,後腳老宅的人就跑過來污衊咱們偷了他們銀錢。」

經蘇婉這麼一說,蘇晴才想起來老宅那讓人噁心的嘴臉。

「有錢不花這錢就跟廢紙沒區別,再說咱們現在住的是人住的地兒?總要找個遮風擋雨的地方吧?」

明明有錢了可以讓日子好過些,卻因為老宅的人畏首畏尾,越想越憋屈。

「錢該花還是得花,不過咱們得把錢用在刀刃上,這五十兩銀子,咱們這樣……」

蘇晴聽後,一臉詫異的看着蘇婉。

她是真沒想到,這大姐還有這等心思。

「就按大姐說的辦,這下即便老宅的人想來打秋風也得看看咱們同不互同意了。」

「你大姐我老早就想這麼幹了,只是手裡沒錢,很多事施展不開,如今有錢了,自然不能再讓你跟娘受委屈。」

他們家沒有男丁不要緊,爹去的早,以後她就做家裡的頂樑柱。

自打被休回來後,她就沒想過再嫁人。

她要守護這個家,拼盡全力保護你妹妹跟娘親,這樣爹在九泉之下才能安息。

蘇婉將銀票塞進懷裡,深吸一口氣道:「既然收了人家的錢,就好好照顧着,若是這位公子的病你無法醫治,就儘快找大夫,莫要耽擱了。」

「放心吧大姐,我心裏有數。」

估計除了她,鮮少有人能解的了他身上的毒。

等男人身上的紅退去之後,蘇晴費勁的將他翻了個身,看着他外翻的傷口,拿出縫合用的工具跟藥液……

滴了麻醉又給他做了消毒後,才開始縫合,縫合完沒多久,男人發出一聲低吟,隨後悠悠睜開眼。

他扭頭看向睡得深沉的小七就要起身。

「你的傷口剛縫合,最好不要動,況且剛剛你毒發了,得虧你那毒我能解,不然,這時候你怕是已經涼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