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醫後,神秘美男非要我以身相許》[行醫後,神秘美男非要我以身相許] - 第4章(2)

p>隨後一想,這男人穿的是綾羅綢緞,頭上的玉冠晶瑩透徹一看便價值不菲。應該不會拿假的銀票糊弄自己。

這時,男童發出一陣痛苦的**,男人眸中寒光微閃,聲音不由冷了兩分。

「快去!」

蘇晴將銀票收到懷裡,看着痛苦的小娃,道:「他所中之毒,村大夫是解不了。」

臉黑的都成煤炭塊了,一般的毒哪有這威力?

男人聞言,雙眼死死盯着她道:「你能解?」

「大哥,你太抬舉我了,不過緩解一二還是行的。」

「救他,不然殺了你全家。」

面對這動不動就威脅要殺自己全家的男人,蘇晴再好的脾氣也炸了。

「這位公子,你現在的處境怕是還沒搞清楚,現在是你求我,而非我求你,若不想他死的太快,就給我好好說話。」

男人深吸一口氣,從懷裡又掏出兩張銀票道:「救他,這銀票就是你的。」

蘇晴看着男人手中的銀票,很顯然比剛剛給她的紙張要大,那面額肯定也大。蘇晴雙眼笑成了月牙,接過銀票,看着上面一百兩的面額,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大哥您大可放心,這毒就算我解不了,但緩解還是能的。先把他平放到地上。」

等男人照做後,她席地而坐,一隻手抓起男童黢黑的手腕仔細把着……

「這毒當真玄妙,明明是兩種毒素,卻相互牽制,原本還能相安無事,壞就壞在,他吃過護心脈的藥物,導致體內兩種毒素的平衡被打破,得虧遇到我,不然不出幾個時辰,必死無疑。」

男人看着一臉痛苦的男童,眼中除了心疼愛,還有蝕骨的寒意。

蘇晴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包【實際上是從空間帶出來的針包】。

男人看着攤開的針包,眸中閃過一絲詫異。

金針?

她是神醫門的人?

男童被放在乾草鋪的地面上,蘇晴麻利的將他身上的衣服脫了,然後快速給男童下針,只見她十指翻飛,金針的尾部有規律的顫動着並發出嗡嗡聲。隨着針顫越來越快,男童痛苦的顫抖着身體……

「將他的腦袋歪向一邊。」

「哇~」

男童張口吐出一口血,那血夾雜着一股難言的腥臭味兒。

「他的命暫時算是保住了,不過要想將他體內的毒徹底清除,還得儘快找到解藥。」

男人聞言,眸中閃爍着蝕骨寒意。

薛神醫說過,要想解小七身上的毒,必須用神龜的血做藥引。

只是神龜一族消失數千年,好不容易有了神龜的消息,沒成想在來的路上,遇到埋伏,屬下的人死傷無數,而他帶着小七鑽進密林才躲過一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