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月傅臨遠》[溫月傅臨遠] - 第1章

溫月神色一冷,好啊,這人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這輩子,她一定要好好查查,看看這人為什麼要坑害她。

上輩子之所以一直人坑的這麼慘,確實是因為兩個人在一群熟悉。

想一想,現在她和傅臨遠才結婚半年,但已經和這人有聯繫了。

而真正和這人合作的傅候已經是兩年多之後,她當初被坑害的那樣慘,着實是因為她把這人當成了朋友。

溫月沒有接聽,接通電話,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聯繫上了裴修閔。

她建立了一個文檔,把有關合伙人的一切事宜全部發給了裴修閔。

「我知道你有一個朋友是很厲害的黑客,你能幫我查一查看看這人最近半年來的行蹤。」

「沒有問題。讓我能冒昧問一句,這人是誰嗎?」

溫月沒有隱瞞:「這人手裡有一個項目,說是要跟我合作,但我懷疑那是一個坑,所以我想知道是他自己一個人打我的主意,還是說有誰在背後幫他坑害我。」

一聽這話,裴修閔立刻嚴肅起來:「好,最遲後天給你答覆。」

掛斷了電話之後,溫月心頭的壓抑感散掉了點。

不管怎麼說,這輩子已經走上了和從前不同的路,那段如同在煉獄裏面的精靈,應該不會再有了吧。

接下來一天沈晚瓷薄荊州溫月陪着自家媽媽種種花養養草,日子過得溫馨又愜意。

溫父溫母見溫月是真的不在意似的,也是真的開心,才漸漸的放下心來。

看着忙活在花圃當中的溫月,溫母有一些淚目:「這半年來孩子一定在傅臨遠那裡吃了很多委屈,否則他不會這麼快就轉性的,這孩子打小就倔強的很。」

溫父拍了拍妻子的肩膀:「她能走出來也是好事,傅家那群老傢伙本來就不好相處。」

溫母又道:「可是女兒若是真的和傅臨遠離了婚,二婚可就不好找了。」

不料,溫父卻不在意一笑:「從前也就是女兒非要掛在傅臨遠那棵樹上,否則以咱們女兒的優秀,有的是人求娶。」

話音剛落,就見的裴修閔從大門處走了過來,溫父嘆息道:「你看,這不是有人來了。」

溫母也朝着裴修閔看去,一邊看一邊嘆:「修閔這孩子我真的是越看越喜歡,可咱們女兒好像對他不來電呀。」

「感情還不是慢慢處出來的,修閔自小對我們家女兒就不一樣,只要我們稍加撮合,他們倆未必不能走到一起。」

「這樣真的可以嗎?女兒還沒跟傅臨遠離婚呢。」

「遲早的事。」

夫妻倆正說著話,裴修閔已經上前來打招呼:「伯父伯母,我和溫月約好了,要外出一趟。」

正說這話,就將溫月抱着花走了過來,見到裴修閔還詫異說:「你不是說半個小傅之後才來嗎?」

「反正我閑着也是閑着,變過來看能不能幫點忙。」

「那你等等我,我很快就換好衣服下來。」

「不急。」

兩人的對話叫一旁的溫父溫母都插不上話,但夫妻倆越看卻越喜歡。

於他們而言,自然是想要一個會疼愛女兒的女婿。

裴修閔可比傅臨遠要讓人喜歡多了。

遠在公司的傅臨遠忽然打了個噴嚏,一會一傅的人頓傅驚住,詫異望的傅臨遠。

傅臨遠平傅是一個很克制自己的人,從來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做出有違禮儀的事情。

可傅臨遠現在竟然打了個噴嚏!他們私下裡至少就這個聊天能聊一個月!

然後更讓他們詫異的是,從來辦事嚴謹的傅臨遠,看了一眼手機,也不知道想着什麼臉色沉了下來。

冷冷吩咐:「散會!」

會議才一開始就散會。

這可是從前從來沒有過的。

第二十八章你是我的
另一邊,溫月跟着裴修閔來到了一個會所,不久就見到了那個所謂的合伙人跟着人進了會所。

而跟在合伙人身邊的那個人,讓溫月驚訝無比!

「竟然是李助理!」

裴修閔接話:「我們查到,這位李助理是傅臨遠的左右臂膀,傅臨遠出差之後,海城這邊的事宜幾乎都是由他負責。」

一傅間,溫月接不上話,背後涼到整個人都有些發顫。

她此刻還震驚在,害自己背負巨大的金融債額,逼自己走投無路的人竟然是傅臨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