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瘋批女王又去玩弄人心了》[快穿:瘋批女王又去玩弄人心了] - 第10章

「我去隔壁。」厲邑淖笑了笑。

……

短短一天時間裏,校霸在追校花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學校。

很多人不信這個邪,還特地跑來高三一班圍觀,能讓厲邑淖這種女性絕緣體百鍊鋼化為繞指柔,太神奇了。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見過校霸溫柔小意的樣子,這其間的反差讓很多以前跟其接觸過的人都驚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於是,在往後的日子裏,大家發現。

校霸不再上課睡覺了,好好學習沒遲到過你敢信?

校霸一下課不是跟校花一起上廁所,就是向校花請教作業題你敢信?

校霸放學不騎狂霸拽的機車,改換校園小清新的單車了你敢信?

校霸的單車后座上居然坐着校花你敢信?

校霸那一頭染奶奶灰沒有了,還剃了個寸頭,你敢信?當然校霸還是帥的掉渣。

……

真是像極了愛情。

而兩個當事人呢,厲邑淖並沒有告白,蘇青靡更是坦坦蕩蕩,雙方如今維持着一種詭異的和平。

當然蘇青靡並沒有停止在謝奕清的面前刷存在感。

比如說,樓梯口偶遇,不小心崴個腳落入他的懷裡,四目相對,脈脈含情,無語凝噎。

比如說,好學生之間在老師辦公室里的偶遇,一起抱作業本回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