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瘋批女王又去玩弄人心了》[快穿:瘋批女王又去玩弄人心了] - 第1章

「青靡,嫁給我。」

男人痴迷的盯着眼前這個優雅的不像話的女人,眼中的愛意真實不做假。

坐在他對面的女人慢條斯理的切着牛排,沒有說話。

唐深心裏莫名閃過一些不安:「青靡,我用我名下所有的財產作為聘禮。」

蘇青靡眼底的平淡終於有些波動,閃過少許不耐煩:「抱歉,你是個很好的男人,但是我這樣的女人不適合你,還有我們的關係,就到此為止吧。」

男人不可置信的盯着那張他吻過無數次的紅唇,怎麼可以這麼絕情的說斷就斷?

「你什麼意思!」男人情緒有些激動。

蘇青靡有些煩躁,為什麼每次分手這些男人都要這個樣子,她就想單純的走個腎,怎麼就這麼難呢?

「剛在一起時不是就說好了,只走腎不走心么?」她美目微蹙,眸光所到之處的男人幾乎都會溺斃在那不經意的溫柔與繾綣之中。

唐深同樣如此,他有一瞬間覺得這段日子以來自己的深情有些可笑,在一起時他就知道蘇青靡這個女人有多無情,他那時只覺得兩人各取所需,蘇青靡看上了他的錢,自己要她的身體,只是沒想到,自己真的被假意的溫柔打動交付了真心。

蘇青靡天生冷情,所向披靡的美貌使她從小到大幾乎被各色男人千嬌百寵着長大。

所以同樣的,她最擅長的就是虜獲男人的心,無論那個男人是不是喜歡自己這種類型,但凡她看上眼的男人沒有一個能逃脫的了她的手掌心。

唐深就是這些年被蘇青靡渣過的無數男人里的其中一個,算不上印象最深刻的,家庭背景倒是最厲害的。

蘇青靡還記得第一次見唐深,是跟前任參加一個慈善晚會,她一眼就相中了在會場里鶴立雞群的唐深。

無他,主要是唐深真的很高,將近一米九的個子,常年久居上位的禁慾氣質勾的她蠢蠢欲動。

蘇青靡的前任也是個有錢的富二代,幾乎可以算是京城太子黨里的頭頭了,但是對上唐深依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一個尚且年幼還要靠家族庇護的二世祖又怎麼可能真的比得上世家之首的實際掌舵者呢。

蘇青靡饒有興趣的看着場上的女人們,像花蝴蝶一樣的在那個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她用舌頭頂了頂上顎,嘖,這個男人,我蘇青靡要了。

於是當天晚上她就爬上了唐深的床,說的不要臉一點,她用身體在一個晚上的時間裏讓唐深迅速對她產生濃厚的興趣。

一些自大的男人總說那個地方是男人到達女人心房最近的地方,但同樣的,女人也可以把身體當做武器,男人的身體都被留下了,心還會遠么?

更何況,蘇青靡有着他人所不及的美貌,無師自通的風情萬種,最為敏感的喜惡察覺與堅硬冷情的心。

當她看着你時,那種全世界都是你的錯覺,是所有男人都無法抵抗的,蘇青靡享受這種被男人痴迷寵愛的感覺,但是她同樣討厭被禁錮與失去自由。她的喜歡啊,太短暫了,她的喜歡也總是太淺薄了,就像一把攥在手裡的沙,你握的越緊,它反而流失的越快。

原以為像唐深這樣站在金字塔尖上的男人沒那麼膚淺,至少也能讓她多感興趣一段時間,畢竟如今這年頭硬件軟件配置像唐深這麼高的男人可真是不好找,沒想到也不過如此嘛,才一年時間就淪陷成這樣了。

蘇青靡無視唐深的絕望,優雅的放下餐具,拿起手包,步態婀娜的離開。

走出酒店的那一刻,冷風一吹,身子一抖打了個哆嗦,蘇青靡忽然就有些委屈,呀,上哪去找下一個擁有趣靈魂的男人呢,當然一定要器。大。活。好才行。

都怪唐深,求婚求得讓自己猝不及防,這男人這麼霸道,自己在京城估計也找不到下家了,嘖,想到這個就有些悲傷,她抱了抱可憐又可愛自己,輕搖慢晃地往前走。

自己一個人回到家,她脫掉高跟鞋,隨意的躺在超大的水床上。

「叮,炮灰女配還願系統匹配中,檢測到合適宿主,叮,強制匹配中……」

腦子裡驀然響起這麼一個聲音,饒是淡定如蘇青靡也是心裏一驚。

「安裝完畢,炮灰女配還願系統啟動中。」

「你是什麼東西?」

蘇青靡不是那些一遇上事只會嚶嚶嚶的傻白甜,能把那麼多男人玩弄於股掌之間,她心智和城府異於常人。

「2018年地球網絡最新流行語安裝包安裝完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