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女重生後,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貴女重生後,全京城都在等她出手虐渣] - 第1章(2)

少了生性殘暴心思惡毒之人,她一個弱女子想要獨自生存,實在是難如登天。

想來想去,迴文陽侯府倒成了現下最好的選擇。

流春見姑娘一直抿着唇不說話,以為她還沒從噩夢中清醒過來,捻了綉帕給她擦拭額上細汗,一邊輕聲說道:「姑娘自上船後就一直噩夢連連,許是不習慣坐船呢,不如奴婢去回了錢嬤嬤,後面的路就走官道吧。」

她口中的錢嬤嬤,正是文陽侯府派來江寧府接周溪亭的奴婢。

周溪亭搖了搖頭,將腦袋靠在流春肩上,柔聲依然柔軟:「不用這麼麻煩,今日該是能到永嘉府,左不過離京城也就幾天時間了。」

流春以為她是暈船,所以才會整宿做噩夢,只有她自己清楚,她做的噩夢不過是上輩子那些無法掙脫的心結罷了。

流春點了點頭,「說到永嘉府奴婢就想起來了,白天的時候,錢嬤嬤說今天要在永嘉府碼頭停靠一天,姑娘不妨也趁着這個時間出去散散心?」

周溪亭的心緒差不多已經平靜下來,聽見這話,就輕笑了一下說道:「聽聞永嘉府外的業雲寺不止風景秀美,裏面的簽文也特別靈驗,咱們今日就去那裡瞧瞧吧。」

記憶中也有這麼一出,不過那時她一心都在回京城的事情上,哪裡有心情出去遊玩,且她私心裏是不想讓侯府的人小瞧的,覺得她出身商戶就不知規矩,便老老實實在船上待了一日。

如今想想,她都為那時候的自己感到可悲。

她努力維持的大家閨秀的氣韻,在她的親生母親眼中,是東施效顰,是心機深沉,是不懷好意。

她拼盡全力想要抓住一絲親情,卻忘了真心換來的不一定是真心,也可以是猜忌,是懷疑,是厭惡……

既然已經知道結果,她又何必再浪費自己的時間,這一世她只想快快活活地活一回,再不會為了那些可有可無的感情,讓自己變得面目猙獰。

流春摸摸她的臉,輕輕將她腦袋移回枕上,「那姑娘再歇一會兒,現在時辰尚早,等船停靠了,奴婢再來喚您。」

周溪亭閉上眼睛說道:「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也下去歇着吧。」

流春笑着回道:「奴婢等您睡着再出去,好姑娘別怕了,奴婢會一直陪着您的。」

周溪亭輕輕地應了一聲,翻過身面朝里側,不想讓流春看到她泛紅的眼睛。

前世只有流春一直陪着她,不論她是得意還是落魄,上一輩子有太多的求不得放不下,唯一讓她還算滿意的,就是臨死前放了流春的奴籍。

她還有大把的時間,不必像她一樣,在這滿是泥濘的污濁里掙扎,直到死亡。

過了好一會兒,流春眼看着姑娘像是睡著了的樣子,就輕手輕腳的站起來,想去外面的榻上小憩,不想剛站起來就被周溪亭拉住手腕。

「流春姐姐,謝謝你。」

流春一怔,只覺得這語氣里充滿了悲傷,讓她都有一瞬的鼻酸,她眨了眨眼睛,反手握住周溪亭的手腕,說道:「姑娘說的哪裡話,要謝也是奴婢謝您,沒有您將奴婢救下,奴婢現在已經是一捧黃土了。」

原來流春並不是周府的家生子,而是周溪亭在外面隨手救下的小乞兒。

周溪亭無聲地笑了笑,並沒有給流春解釋,她會為何說出這樣一句話。只她心裏已經下定決心,這一世她不會再奢求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也不會再讓流春跟着她如浮萍般**無根。

流春見姑娘說了那句話後便沒再開口,又坐在腳踏邊等了等,確定她這次是真的睡著了,這才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猜你喜歡